首页 信息资讯 编修动态 史志书库 文化撷英 机构概况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编修动态

哈佛燕京图书馆中文善本特藏数字化完成,5.3万卷全部无偿共享

发布日期:2018-03-07

【大小】 【更换背景】


 

日前,哈佛燕京图书馆正式宣布,馆藏的4200部/53000卷中文善本特藏数字化工程已全部完成!

 

并且,这一庞大珍贵的资源,统统可以免费在线浏览、下载。对需要的读者来说,简直是重磅福利。

 

整个数字化项目耗时十年,合作机构包括中国国家图书馆、蒋经国基金会、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、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,以及浙江大学CADAL(大学数字图书馆国际合作计划)图书馆。


 

哈佛燕京图书馆


哈佛新闻.jpg 

 


图书馆已经详细对资源分类


 

 

· 

Chinese Rare Books- Unique, Manuscripts, ect.

· 

哈佛燕京图书馆中文善本特藏- 稿,钞,孤本(傅斯年图书馆合作项目)

· 

 

Chinese Rare Books Collection- Classics & History

· 

哈佛燕京图书馆中文善本特藏- 经,史部(中国国家图书馆合作项目)


 

Chinese Rare Books Collection- Collectaner Section


哈佛燕京图书馆中文善本特藏- 丛部



Chinese Rare Books Collection- Collected Works

· 

哈佛燕京图书馆中文善本特藏- 集部

· 

 

Chinese Rare Books Collection- Oversize

· 

哈佛燕京图书馆中文善本特藏- 特大

· 

 

Chinese Rare Books Collection- Philosophy

· 

哈佛燕京图书馆中文善本特藏- 子部

· 

 

Gaochao Ben Digitization Project

· 

哈佛燕京图书馆中文善本特藏稿钞本选辑



 

海量珍贵古籍善本都能在这里找到

甚至许多国内未见收藏的善本书

 


康有为藏《永乐大典》


 永乐大典.jpg

 

 

福礼堂《周礼》六卷


 周礼.jpg


 

《钦明大狱录》明抄本

 

 钦明大狱录.jpg

 

 

《常熟县志》清康熙丁卯

(翁同龢藏本)

 

《常熟县志》清康熙丁卯.jpg

 

 

其中还有翁同龢的亲笔批注

▼ 

 

翁同龢的亲笔批注.jpg

 


丁日昌稿本《炮录》


 

丁日昌稿本《炮录》.jpg 

 

清袁氏贞节堂抄本

《五经异义纂》


 《五经异义纂》.jpg


 

 

 

哈佛燕京图书馆

Harvard–Yenching Library

 

哈佛大学共拥有73个图书馆,哈佛燕京图书馆是专门用于收藏与东亚相关文献的,其拥有的中文善本特藏向来以质量之高、数量之大著称。

 

“在中国本土之外,哈佛燕京图书馆是西方世界里两个最大、最好的中国古籍善本收藏图书馆之一(另一个是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国会图书馆)。”

 

目前,哈佛燕京图书馆的藏书将近150万册,其中中文文献逾80万册,日文文献将近35万册,朝鲜文文献将近20万册。(馆长郑炯文在2014年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提到的数据)

 

哈佛燕京图书馆.jpg 

 

哈佛燕京图书馆


 

“燕京”二字来源于中国燕京大学——这是近代中国规模最大、质量最好、环境最优美的大学之一,曾与美国哈佛大学合作成立哈佛燕京学社,在国内外名声大震。

 

原哈佛学院图书馆的汉和文库,在1928年成为汉和图书馆,归属于哈佛燕京学社——这就是哈佛燕京图书馆的前身。

 

裘开明是这里的第一任馆长,也是美国第一个华裔图书馆馆长,在他的带领下,图书馆的善本珍藏数量增长很快,到1936年,大概就有7万多册藏书了。

 

历史学家余英时曾评价:“哈佛的中、日文藏书之所以在美国大学图书馆系统中长期居于领先的地位,裘先生的功劳最大。

 

 

日本侵华时期,许多古籍流散于上海等地,图书馆便购入大批书籍;二战以后,日本流出大量私藏古书,裘开明又多次赴日访书。

 

如今,哈佛燕京图书馆馆藏乾隆之前的善本约有2400部,其中宋元明善本约有1500部,这里面还有188种善本是其他图书馆都没有的。

 

举个例子,哈佛燕京图书馆馆藏的明代《会通馆校正宋诸臣奏议》大字本(弘治三年华燧会通馆铜活字印本),是目前存世最为齐全的一部。


 《会通馆校正宋诸臣奏议》.jpg

 

明代《会通馆校正宋诸臣奏议》大字本

(弘治三年华燧会通馆铜活字印本)


 

馆藏抄本稿本也相当珍稀,除了两册《永乐大典》之外,还有明末清初毛氏汲古阁抄本,还有许多稿本连相应刻本都未见传世。

 

比如翁方纲的《复初斋文集》、高凤翰《南阜山人诗文类稿》、周广业《蓬庐文抄》等。

 

哈佛燕京图书馆还收有大量宋元明刻类书,尤其是明代私人编刻的类书。在现存的名人类书300种中,哈佛就收了75种。

 

翁方纲 《复初斋文集》.jpg 


翁方纲 《复初斋文集》

 


 纂字金刚经.jpg

 

篆字三十二体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


 

1999年,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了《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中文善本书志》2011年,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又出版了《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中文善本书志》(以下简称《哈佛书志》),由著名学者沈津先生编撰。

 

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编校中心主任任雅君曾在2011年与沈津先生有过一次访谈,沈津也谈到了燕京图书馆所藏善本的重要性:

 

“在欧美地区,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中国古籍最多,他们的收藏始于清朝末年,而哈佛燕京图书馆是1928年创办的,但经过80多年的搜集,无论从古籍收藏的数量,还是善本书的质量,哈佛燕京都可以和国会图书馆相颉颃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”

 

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谈到“共享”理念,沈先生说:

 

“秉持‘学术乃天下之公器’之理念,是当时哈佛燕京学社社长杜维明教授和我们在一起时谈到的问题,哈佛燕京收藏的东西,虽然是在北美地区的一所私立大学的图书馆里,但它都是‘公器’。我们认为,这些东西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份,虽然流落到美东地区,但只是收藏地不同。对于在海外图书馆工作的中国人来说,我们很愿意将这些中国传统的东西用另外一种方式回归中国大陆,这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。比如,将收藏在美国的一些难得的珍本影印出来,这就是一种回归。另一种回归是通过善本书志这种方式,通过我们揭示的内容,让人们知道,哈佛燕京有这样一些东西,其中有一些是非常难得的,比如《永乐大典》也好、明代尺牍也好,或其他一些稿本、抄本,或者没有影印的,或者是非常有价值的,至少可以提供很多信息给那些学者,所以我觉得这些都是‘公器’,大家都可以用,不应该视若珍秘,藏之深阁。”

 

 《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中文善本书志》.jpg


《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中文善本书志》

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


 

他还谈到:

 

“一部古书出版后,经过几百年或上千年,经过了无数自然灾害、兵燹或人为的政治因素,能保存至今,确是不易之事。古代多少藏书家费尽心思、积几代人的收藏,往往经过一场灾难都化为乌有了,像钱氏絳云楼、鲍氏知不足斋,他们的藏书都受到祝融的‘光临’。尤其是清代乾隆时,编《四库全书》,又禁毁了大量图书。至于太平天国时期,也销毁了很多儒家著作,后来“文革”时期就不说了。大量图书被毁,或是政治的原因,或是自然灾害,但既然流传下来了,我们就应该给它一定的待遇,给它比较好的保存条件,从图书馆的角度來说,要善待它,揭示它的内容,以便更好地利用,不然这些图书保存下来,你不知道它,不能利用它,那又有什么意义呢?现在的社会已经进入21世纪,这是一个信息时代,我们也要与时俱进。"

 

访谈中,沈津先生谈到的《哈佛书志》的特点,也帮助我们进一步理解哈佛燕京图书馆的收藏。他说:

 

“您会发现一些国内没有收藏的善本书,我们作了非常详细的揭示,如明代杨继盛手稿《弹劾严嵩奏疏草稿》、明蓝格抄本《钦明大狱录》、清初汲古阁抄本《离骚草木疏》、清袁氏贞节堂抄本《五经异义纂》、清吴骞稿本《皇氏论语义疏参订》、丁日昌稿本《炮录》、两本《永乐大典》,以及一些明清文集、戏曲小说等。另外,《哈佛书志》对于各书的版本依据也多有涉及,并纠正了《中国古籍善本书目》中一些版本著录的不确和疏忽之处。这是因为哈佛燕京所藏明代善本,有一部分是“二战”后从日本购得,书的封面装帧虽已变更,但原书扉页或牌记尚保存着,这为确定书的出版年代提供了确切依据。而国内收藏的有些图书佚去扉页和牌记,或残缺不全,所以当时只能笼统定为’明刻本‘,如今哈佛藏本有了确证,版本项著录也可更加准确。”


《离骚草木疏》.jpg

 

清初汲古阁抄本《离骚草木疏》


 

这项善本特藏数字化的工程,正是一次“回归”。

 

中国国家图书馆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2009年达成协议,决定共同开发哈佛燕京图书馆藏中文善本古籍,完成馆藏所有中文善本与齐如山专藏(齐如山:当代重要的京剧理论家、作家)的数字化,共涉及约4200种53000卷古籍。

 

项目在数字化期间已陆续在线上分享,如今终于全部完成。